1. 力杰资讯网 > 网贷新闻 >

被网贷“杀死”的年轻人

原创 你们的 ELLEMEN睿士

随着网络信贷平台变得越来越普及,网贷已经变成了年轻人的某种“生活方式”。

超前消费固然可以带来一些快乐,但网贷平台的便利常常掩盖了其中的风险。在负债的压力之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被网贷“杀死”。

被网贷“杀死”的年轻人

2017年4月,身负数十万欠款的Megan住在朋友在广州市区的公寓里,和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希望他可以帮帮自己,还一部分欠款。父亲拒绝以后,Megan想着自己信用卡里的欠款,觉得未来毫无希望可言,绝望的她来到公寓的28楼,连遗言都没有留下,只想纵身一跃,结束自己的生命。望着下面车水马龙的街道和来来往往的行人,Megan想起了自己的妈妈,“想到妈妈生我不容易吧,我还没有让她和我享受到家庭的温暖,也是因为不甘心自己的日子里都是黑暗和阴霾吧。”

Megan脑海中的两个自己进行了痛苦的较量,最终理智战胜情感,她还是从28楼下来了。

时间回到2015年12月,工作六年的Megan不想再每天打工、事事都要看他人脸色,正巧她当时在中山大学的一个关于股权策划的讲座上认识了一位创业者刘某。在刘某三番五次的介绍下,Megan决定和他一起创业开公司,并将自己的15万积蓄全部转到了他指定的账户。2016年,奶奶重病之时,Megan想要退股拿回自己的积蓄,这时才发现自己的钱根本没有被用于投资,而是直接打入了一个私人账户,而所谓的创业不过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骗局。

从2017年1月开始,失去积蓄、工作也不稳定的Megan开始使用信用卡套现,刚开始只是套现付房租,到后来别的生活开支也开始依赖信用卡支付,“后面找律师,打官司,花的钱也都是信用卡的。”

被网贷“杀死”的年轻人

最糟糕的事发生在2018年,被骗之后的Megan一直情绪不稳定,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敏感多疑。这样的变化让她在职场无法与同事正常相处,“闹了很多矛盾,不让你顺心的那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想赶我走。”在大大小小的摩擦积累了半年以后,Megan在2018年5月终于决定要辞职。

失去收入来源的她变得更加依赖信用卡,在发现自己没有能力及时还款后,开的卡也从三张慢慢增加到了六张,“一张卡还一张卡”,两年拆东墙补西墙的生活让Megan的六张信用卡累计欠下了三十多万的债务。

“缺多少套多少,后面账目连我自己都搞不清,都是看的短信。”她在采访中回忆。

从2018年后半年开始,不甘心浑浑噩噩生活的Megan下定决心要努力还贷。她在一个培训机构找了一份新工作,申请了公租房,把吃饭、交通这样的生活开支压到最低,再根据收入分配每一张卡还款的金额、时间,保证信用不受损。从2018年到现在,Megan的欠款已经只剩下一万多没有还清,自己还攒下了三万的积蓄,“之后会重新规划一下吧,比如基金国债定存,之前买的会一直买下去,毕竟没有负债了,储蓄和投资会更精细一点。”

经历过低估,在轻生边缘徘徊,最终能绝地反弹的Megan是中国大量负债者中坚强而幸运的那部分。但也有的人,在网贷和信用卡的泥淖里苦苦挣扎,也没有找到那个正确的出口。

“这二十多年以来我没做过什么坏事,唯一对不起的是我的家人,他们赋予我很高的期望,我厌恶自己不能履行对他们的责任,但是我真的做不到了,我真的想解脱出来,我是个混蛋,我只希望来生给你们做牛做马,对不起。”

2019年8月底,在备忘录里留下这最后一段话之后,23岁的许阳选择从南京一座酒店式公寓的28楼纵身跳下,结束了他短暂的生命。

被网贷“杀死”的年轻人

在许阳去世前的一年里,他从10家持牌金融机构向其放贷36笔共计7.2万元,到去世时仍有2.15万元余贷尚未还清。

许阳可以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未还清的网贷却不能因此结束。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许阳离世的第四天,许父刚将儿子的骨灰盒送到当地一家寺庙安放,就收到了一家网贷平台的催债电话,冷冰冰的机器音重复着“许阳一个月应该还600多元”。不仅是他,许阳的母亲、爷爷、奶奶都相继接到了催债电话,对面的机器按照程序重复着催债流程,对他们的悲伤毫无回应。

尽管许阳在备忘录的遗书里写着,自己是因为抑郁症才选择结束生命,但生活的点点滴滴似乎都表明,网贷的压力可能才是他自杀的真实原因。

本文来源网络,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xzljzs.com/a/wangdai/6220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蝙蝠交流群:524989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