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力杰资讯网 > 产经金融 >

力杰报道:长租公寓连环“爆雷”深陷信用危机

  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成都市双流区的张晓朋一边忙着寻找出租房,一边密切关注着维权群里的消息。5月初,他给长租公寓巢客遇家公司交了一年的房租2万多元,8月初就遭遇公司人去楼空。

  他的遭遇不是个案。8月27日,有租客在杭州长租公寓友客刚刚交了2万余元房租,中介却卷款而逃;9月初,上海长租公寓“岚越”被当地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近年来,长租公寓在各大城市发展迅速,但市场鱼龙混杂。据不完全统计,继去年南京乐伽公寓爆雷后,今年8月至今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已有十多家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这种不正常模式运营的住房租赁企业疑似跑路,一些公司资金杠杆率达十倍以上,涉及资金上亿元,给上万房东及租客带来重大经济损失,也使得长租公寓行业遭遇空前的信用危机。

  多地长租公寓接连跑路

  近期,杭州、上海、合肥、郑州、广州等地多家长租公寓公司爆雷,这些公司均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模式经营,即高价收房、低价出租,对房东采取每月支付,对租客则收取至少半年以上的房租。一些企业按年收、按月付,杠杆率能放大到十倍以上。

  目前各大城市的长租公寓分为两类,财经新闻,一类是重资产型,主要为开发商自持的长租公寓,也有部分国有房源;一类是轻资产型,由住房租赁企业在市场上收集分散的个人房源,统一托管和转租。轻资产、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因门槛低、起步容易,目前是市场主力。

  今年3月,成都市民张女士将一套闲置房产挂到“闲鱼”App上出租,随后,一名巢客遇家的业务员私信询问张女士是否考虑将房屋托管。经核查该公司相关营业信息没有问题后,双方签订了委托管理服务合同,租金是2800元一个月。4月,张女士无意间得知,租客竟以不到2000元的价格租下了房子。“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但合同已经生效。”

  该房子的租客陈小姐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我租房时看了房东和中介公司签订的委托书,才放心租下这套房子。”陈小姐说,因为租金比市场价低三四百元,中介要求必须一次性缴纳一年的租金,当时总共缴纳了两万多元。

  陈小姐承租后,巢客遇家每个月给张女士交付房租,然而自7月起,张女士再也没有收到过房租。8月初,巢客遇家全部业务员离职,公司人去楼空,大量房东和租客聚集在办公室外打探消息,加微信群抱团维权。

  8月19日,《经济参考报》记者陪同张女士前往当地派出所报案时看到,许多手持“一城一家”“猪猪帮”“巢客遇家”租赁合同的受害者正排着队报案。时值毕业季,受波及群体多为刚毕业的大学生,大量租客交了一年甚至两年房租,房东却没收到钱,要求租客搬离,许多租客陷入无家可归境地。也有不少租客不愿搬离,与房东产生矛盾。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此案波及面大,目前经侦部门正在调查。

  巢客公寓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9月,其已布局杭州、上海、苏州、武汉、成都、天津六个城市,累计管理超过两万套房源。有报道称,巢客公寓此次事件造成约1.7万人利益受损,涉及资金超过亿元。记者了解到,武汉巢客公寓曾在4月被曝出资金链断裂,涉及租客房东超8000人。

  为何各地的“高进低出”式租赁公司近期集中爆雷?成都市房地产经纪协会常务副会长刘翔认为,一方面,受疫情等影响,企业资金链越发紧张,绷不住了;另一方面,在各地更严厉的监管下,这些公司的问题或被动或主动地集中暴露出来,并形成连锁反应。

  目前,各地爆雷事件正在陆续调查之中。但网友通过多种渠道反映,许多租客已被房东强行搬走行李,甚至被赶了出去,房子也更换了门锁。

  “受骗人群都是刚需”

  迅速发展的住房租赁市场带来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乱象,一些企业采用“高进低出”“长收短付”这种不正常经营模式,给行业发展蒙上阴影,有专家甚至直言,“长租公寓爆雷,比P2P爆仓危害更大”。

  2016年以来,我国大力支持住房租赁市场发展,其本意是落实房住不炒,推动形成租购并举、住有所居的房地产市场。2019年,16个城市进入中央财政支持住房租赁市场发展试点范围,包括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这些城市租赁房屋规模较大,稳定了这些地区的租赁市场,有利于推动全国租赁市场健康发展。

  专家认为,一些企业“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不正常经营模式主要有以下特点。

本文来源网络,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xzljzs.com/a/chanjing/4982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