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力杰资讯网 > 财经资讯 >

中联双创换个马甲继续骗?精巧融资骗局正“吸血”中小企业

  “我没想到那是这么险恶的一个市场。”时隔两年,高翔再次回想起创业时被骗的经历,怒气还未消除,倒是心寒感愈加强烈。

  2018年,他与几位博士伙伴的创业项目小有进展,正想扩张之时,接到中联双创(北京)企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双创)的邀约。对方以挂牌“双创板”(中国青年创新创业板)为由,邀请创业者前去参加“海选”。最终所图,却是创业者们口袋里的6.8万元挂牌服务费。

  2020年1月,中联双创被证实为冒用双创平台的名义欺骗企业。据高翔等人统计,受骗企业至少上百家。高翔、乔强、李洪生、陈兴都是受骗的创业者。他们或者学历较高,或者社会经验丰富,原本以为创业的磕磕绊绊,只会出现在项目的攻坚克难上,却没想到被社会浇了这样一盆冷水。

  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精巧骗局,能在这个时代,骗取这么多高学历创业者?这帮人又是如何被创业者们追索一年多,依然能一分钱未还?

中联双创换个马甲继续骗?精巧融资骗局正“吸血”中小企业

去年12月中旬的追索行动中,两方发生正面冲突 李少婷 摄

  创业导师竟是婚庆主持人?挂牌服务商被官方证伪

  乔强,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接触到的近十位受害者经历中,经历中联双创这个噩梦最晚的一位博士创业者。

  2019年1月,他正与合伙人筹备成立一家大数据分析公司时,乔强接到了“中联双创”业务员的电话。

  对方自称是“双创板”挂牌服务商,可以帮助乔强的公司挂牌并获得融资,邀请二人带上身份证、营业执照去北京参加“评审大赛”——或者说创业项目“选拔”。

  这是个经常能收到骚扰电话的年代,乔强并不是毫无戒心。但他发现,首先双创板虽然名气在普通人心中不太大,但真实存在且靠谱。上网搜中联双创,在当时的百度百科和相关新闻中,也没有发现异样。

  在那次大赛上,一共出现了大约30家企业主,最终遴选出了5家企业。

  不过,这种选拔只是个把戏。“后来我分析,可能这30名企业主里边,得有20个人都是托儿。”另一名受害者李洪生猜测。而这种猜测在后文中,会被用一种残酷的方式证明。

  最终,乔强的企业成为被“选中”的一家公司。中联双创方面随后以“承诺提供融资渠道”为诱饵,要求企业负责人立刻缴纳6.8万元挂牌费。

  乔强他们并非没有质疑,但正如一位来自南京的受害创业者回忆道:“他们打的是证监会的名义,还在国家会议中心办会议,感觉就是很正规。”再加上全额退款承诺,创业者们最终都在现场交了6.8万元。

  乔强开始对中联双创起疑,还是在提交“复核材料”时,他发现对方的合同模板有不合理之处。起疑的他,为再次确认中联双创的资质,把宣讲活动当天的“创业导师”“天使投资人”谢云轩(又名谢欣)的头像,放上了百度搜图。

  这一搜索,却发现这个谢云轩“根本就不是天使投资人,而是武汉一家公司的婚礼主持人”。乔强这下确信,自己是遭遇了骗局。

  但中联双创方面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说法却是:它们有资格推荐双创板,而且收费也有原因的。

  中联双创幕后“操盘者”之一孙国男(又名孙义)称,中联双创是被曾有推荐商资格的晋融通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融通)授权的二级企业,然后“(中联双创)用推荐商的名义去跟‘机构间’(注:指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为双创板管理单位)对接,来开展保荐商业务”。

  作为推荐商,需要有专业团队进行收集材料,孙国男说,所以才收了挂牌服务费。

  孙国男还称,推荐商资格百分之百可以二度转让。但机构间没有支持他的这种说法。2020年1月16日,机构间在“双创板”官网发出严正声明:中联双创冒用双创平台的名义欺骗企业,损害名誉、恶意扰乱市场秩序,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向中联双创发送律师函。此外,受认可的推荐机构名单上,如今已没有晋融通。

  在那之前的2019年,乔强等人还曾向山西证监局询问中联双创是否为晋融通授权的推荐商,对方回函称:“晋融通表示对该《推荐商授权书》不知情,未在该《推荐商授权书》上加盖过公司印章。”

  虽然孙国男的说法不被双创板和晋融通认可,但其做法也没有被认定为诈骗。所以,想要回钱的乔强,当前走的维权途径是仲裁。

  乔强等几位有同样经历的创业者,将与中联双创签订的合同向北京市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中联双创退回他们交的6.8万元。

  北京市仲裁委支持了维权者们的诉请,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9月出具的执行裁定书显示,中联双创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本文来源网络,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xzljzs.com/a/caijing/454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